首页 机构设置 政策解读 双创学习 科技创新 健康双创 视频图片 产业联盟 健康商城 商学院
  • 手机版
  • 365体育在线上网导航 > 健康旅游 > 文化旅游 >

    "一个人不要去啊" 听了会犹豫 但走过了就会爱上

    2017-04-27 15:46 来源: ZAKER

    野录这么写着:新疆是一个神奇的地方,幅员辽阔,去北疆看景色看人间仙境,有茫茫草原,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,无数冰川孕育的河流,漫山遍野的牛羊和各种飞禽走兽,还有着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塔卡拉玛干沙漠。在新疆,你能看到所有你想象中的美景,仿佛天南地北的灵气都在那里流转。

    再去南疆看人文看生活多姿多彩,看多个民族在这片土地上热情的生活。

    没有去过新疆的人常常容易产生一些误解,而去过的人,一再的眷恋回顾。大概所谓的误解与偏见是因为我们不够了解。虽然我们对不同生活状态的人群有着强烈的好奇与窥探,但如果只是窥视而不去深入体验,光凭信息的传达所产生的误解是不客观的。

    有那么多人生活在新疆,有那么多人曾去过新疆,有那么多人正在路上,他们都会遇到很多故事。故事里有美好也有艰难,那些艰难都曾被无私的帮助变成美好,而那些未曾预料到的帮助和热情招待总是让人念念不忘。爱是需要传递的,我们邀请了几位去过新疆的朋友,说一说他们在新疆遇到的故事。

    " 一个人不要去啊 "

    " 还不如跟我们去泉州玩呢 "

    " 你最好把头发剪成光头,打扮成假小子 "

    ……

    在敦煌偶遇的小伙伴们苦口婆心地劝我:不要一个人去新疆。但我就是死心眼,不信:真的假的,有那么可怕吗?

    所以1天后我在卧铺车厢醒来的时候,已经到吐鲁番大河沿了。

    后面的两个多月一直在新疆晃,然后这个从小在我心目中特别神秘、遥远的地方,就成了我心里最美的地方。

    葡萄沟,维族大娘的微笑

    路两旁的房子的门特别好看,色彩、图案艳丽而和谐,每扇门都像是艺术画作,而且每户人家都有自己的风格。

    路尽头的房子外,有一个穿绿色裙子的大娘在选葡萄干(她们的衣服也太好看了!)。

    又晒又渴,我就一屁股坐到旁边的土堆上凉快。

    毕竟跟维族人不是一个人种,光从相貌、体型上都有很大差别,心里多少有点陌生。没想到大娘先朝我笑了笑。我赶紧问我能不能在这坐一会儿,大娘一直笑着,表示听不懂。然后喊过来对面人家的一个姑娘,问我说了啥。在姑娘的翻译下,我们能愉快地聊天了,就顺手一起选葡萄干。

    快到中午的时候,姑娘跟我说,大娘问我要不要留下来吃饭?我简直高兴坏了。

    进到她们的土房子里,正中间是一个 " 大炕 ",摆着一个小桌子,大娘端上来一些点心、葡萄和茶,就去做饭了。

    一顿香喷喷的南瓜羊肉抓饭,那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抓饭。

    下午要走的时候,大娘送了一袋葡萄干给我,说也请我的爸爸妈妈来美丽的新疆玩。

    除了说谢谢,我不知道还可以说什么。

    我们或许永远不会再见,但那个打破距离的微笑,我一直记得。

    沙漠1号公路,跟着卡车司机去修车

    出了塔中,在拦了几辆车、都被拒绝了之后,终于人品爆发搭到一辆大卡车。

    一个维族司机,长了两撇小胡子,戴着一副蛤蟆镜。怕他听不懂,再三确认:要不要收钱?要收多少?

    他摆摆手:不要不要。

    一路放着热情洋溢的维族歌曲,晃的我都快睡着了。

    吉同学坐在前面(搭车小伙伴),我坐在后面,这位卡车司机有时候回过头来看看我们,还有些不好意思,用磕磕巴巴的汉语问我们俩是不是男女朋友。我说不是,我是光棍,他有女朋友。这位司机大哥就满脸 " 蜜汁微笑 "。

    他的中饭就是一块馕,我分给他一些零食,他先问是不是清真,不吃 " 大肉 ";说有些穆斯林在家里不抽烟喝酒在外面照抽照喝,但他从来不这样。

    沙漠 1 号公路到民丰就是终点了,他把我们放下的时候已经夜里 1 点钟,他还要再开 1 个多小时才能到家,家里还有两个娃娃在等他。

    下车前我送给他两个之前在满洲里买的小套娃吊坠,说:" 一个送给你的女娃,一个送给你的男娃。"

    他说拉哈迈特,我说再见。

    文 / 摄影:雷小蕾(自称插画摄影和旅行都是外行却还在做的人)

    去年和几个朋友一起自驾去了趟南疆,我们大概走了一个月的时间,在民丰县听说附近有个沙漠第一村,我们顺着公路开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,大风像海浪在路面上一层层滑过。开了约莫一个小时后,我们看见了一片绿洲,碧绿的水在无际的沙漠里闪闪发光,正惊喜的尖叫得意之时,车子不小心陷入了沙漠,世界陷入一片黑暗。

    正在我们愁苦无助的时候,有一辆装满了家具行李的小货车开了过来,停在了绿洲边。下来五六个维族同胞嘻嘻哈哈的脱了上衣就往水里扎,大热天游泳正好。

    我们几个相互看了看,我想这就是上天的安排。于是一脸苦哈哈走过去向他们求助,让我们没想到的是,他们才下水不到五分钟的时间,听了我们的情况,二话不说纷纷上岸帮我们撬动车辆。陷入软绵沙漠里的四轮轿车疯狂的冒着烟,却纹丝不动。维族同胞们想尽了一切办法,在沙漠里找石头垫在轮胎下、用他们车上带的铁棍撬动、没有绳子找了段铁丝试图用他们的车把我们的车拖出来,轮番尝试。

    最后在大家各种努力尝试下,在太阳渐渐下山之际,车子终于被解救出来,整个世界也被解救了。天色已晚,他们也没有再游泳,休息了一会就开车走了,落日余晖下他们的背影无比高大。

    我们这一路经过了哈密、吐鲁番、若羌、且末、民丰、于田、和田,喀什。不管是北疆也好,南疆也好,遇到的少数民族同胞极其热情友好。在各个村子里转的时候,正值他们每家每户晾晒葡萄,热情的维族大爷大妈都会邀请我们去他们家里做客,请我们吃水果喝茶临走还一定要送上一大袋葡萄给我们。在巴扎上遇见抱着小孩的年轻父母大方对着我们的镜头,留着胡子的维族大爷开心的在对着我们镜头打招呼;一个大妈跟我说话虽然听不懂,靠着比手画脚也明白了她想看我拍照,想和我合影的意思;两个小男生嘻嘻哈哈害羞的跟了我们一路。所到之处回报我们的笑容纯真又美好,这所有一切融化了我。他们和我们不同,他们同样也对我们好奇,但比我们更热情。他们的包容和善良,温暖感动了我们,而我们所生活的城市,缺少这些东西。我们遇见的每个地方每个故事,像一颗颗的宝石闪耀着光,它蕴含着无穷无尽的魅力吸引着我,无数次渴望再度启程。

    文 / 摄影:小Z(酷爱生活,热爱旅行的摄影师)

    在新疆时,我装过一次哑巴。

    我的朋友赛力克,不知道从哪借来的军大衣让我裹上,戴上红色大头盔,要我全部武装起来,还给我准备了一个哈萨克族的身份证。临出发前,反复叮嘱," 无论发生什么情况?一定不要说话,要装哑巴。" 特意把我打扮成他的同族,说是这样就可以免门票了。

    还有意外被逮到,他会跟景区工作人员说 " 她是个哑巴 "。实在不行,亮出身份证护身,前提我一定不能说话,不然他说什么都是徒劳。

    赛力克他是冒着被罚的风险,带我穿过拥堵的景区检票口,成功顺利的逃票,他好机智,借的身份证主人,跟我还是蛮像的。

    幸好一场虚惊,没被查。

    我们在五彩斑斓的秋景下,阳光广阔照耀着我们,暖洋洋懒洋洋,空气里裹着糖。

    远方真美!那些连绵起伏的森林,青葱草坡,闪耀着无数条纤细溪流的峡谷 …

    赛力克骑着摩托车带我在景区里大摇大摆的穿行,这是我旅行中最难忘的事儿之一。感谢赛力克带我体验了不一样的旅行,并非炫耀或以逃票为荣,只是遇见就遇见了,这也是旅行有意思的地方。

    旅行的深度,决定回味的长度。

    赛力克是我在新疆认识的第一个民族朋友,他是哈萨克族人,高高的鼻梁和颧骨,长长的睫毛翘翘的,黑黑的脸上两边挂着高原红,呵呵一笑,一脸的憨厚,生得一张十分信任的脸。

    我跟赛力克是在贾登峪到禾木徒步路上认识的,他是别的徒步者请来的马夫和向导。

    我背着负重的登山包,胸前挂着沉重的相机,独自在烈日下暴走,大汗淋漓的。他骑着马经过,热情的问我,美女需要帮忙吗?也不知道哪来勇气,我说:好呀好呀,你帮背包吧!为能彻底减负轻装,我毫不客气把相机也往包里塞了,只剩部手机。然后就这样,让他背着我的包骑马走了,约好大概三四个小时后,在禾木村口等我来取包。

    还没来得及想,万一碰上个坏人?那我的钱包相机以及衣物,就全军覆没了,深山野林的,无依无靠的无处可寻,那可怎么办?

    你能想像吗?我们这样的对话,是在一片人烟稀少,辽阔的大草原上进行的,左边是群山,右边是森林,前方是忽闪忽闪的徒步者在远处移动着,从对话到结束,不过几分钟。我就把包交于他了,没有任何顾虑,就是本能的相信。

    本能是很微妙的事儿,它像是自然规律。有时,它带来很多好运。有时,也带来很多伤害与灾难,说不清。简单说,就是感觉吧。

    文 / 摄影:恐龙 (骑摩托车环中国大陆、台湾、美国中西部,关注人文与社会的汽车媒体人)

    入夜,晚上十点半,我饿了,忍不住走出酒店钻进那片维族老城区。白天热热闹闹的艾提尕尔清真寺广场现在清静了很多。牵着骆驼照相的摊子正准备收拾回家,冷饮摊上围坐着维族百姓,在看电视里放的维语配音的香港电影,维族小孩子们尖叫着在广场上疯跑,维族姑娘们聚在一起聊天,看一看你的纱巾,比一比我的皮包,一片休闲的城市景象。

    我走进巷子里找吃的,这一次,一些巷子里没有路灯,看起来还真是有点吓人,不过有了白天有趣而又安全的经历,我也并不害怕,穿过黑漆漆的小巷子找到一家路边烤肉摊。摊子也就是一个烤肉架,一张小长桌,已经围坐了五六个维族百姓,我对他们笑笑,拎着凳子也和他们坐在了一起。

    这个烤肉摊的老板似乎汉语说不太好,我问这个多少钱,老板听不懂,我问这是不是羊肉,老板也听不懂。多亏桌上的一个年轻维族小帅哥替我一句句翻译,我才知道羊肉 2 块钱一串,小馕 1 块钱一个,我要了五串羊肉和一个烤馕当做夜宵。

    同桌的维族人也点了差不多的东西这么吃,手撕一块馕,一手拿着肉串,一口肉一口馕,吃得甚是满足。我也学着这么撕下馕夹着烤肉吃起来。我看看他们的眼神,并没有刻意盯着我,更别说流露出什么敌意。这时候我有点口渴,问老板有茶水吗?这一次没等老板回头看我,旁边的维族小伙就主动用维语帮我问老板要茶了。老板新打来一壶开水冲上茶叶,涮干净几个茶杯要倒茶,我坐在最里面那一头,没想到第一个倒上茶水的维族大叔却径直把茶杯往里传,示意别人递给我,这一下我更是受宠若惊,经过这一整天在维族聚居区的游历,民族之间的隔阂与偏见在这一下终于彻底融解。

    吃过几口,我掏出香烟递给桌上的几位抽烟的维族大叔。终于有人开口用不太好懂的普通话问我:" 老家是哪儿的?" 我说浙江杭州,我骑摩托车过来旅游的。这一下桌上还起了不小的骚动,看起来懂一些汉语的这位大叔应该是翻译了我的话告诉其他人,这些维族大叔纷纷对我竖起大拇指," 厉害厉害!" 他们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。

    更神奇的是,这位问我老家的维族大叔,原来在余杭临平做过十年的丝绸生意,把杭州丝绸卖回到喀什,临平距离我们杭州市区不过四十多公里路程!去年开始生意不好,他才回到了喀什老家。他还问我有没有带杭州特产利群烟,很遗憾我没能带给他这个惊喜,不过大叔还是告诉我喀什哪儿比较好玩,我们几乎是说一句猜一句,交流磕磕绊绊,但我终于在一个黑灯瞎火的小街上,与维族老百姓谈笑风生。我甚至都舍不得离开喀什,这里有便宜好吃的烤肉,拳头大小的肉串只要 5 块钱,大碗的拌面菜码丰富,也不过十块钱。清真寺旁冷饮摊可以休息乘凉。物价很低,水果更是便宜。我真想在这里大吃大喝再多玩几天。


           新疆的异域之美像极了天山雪莲,而多民族的生活状态又像大草原上漫山遍野鲜花盛开绽放,他们用热情好客的活力热爱着生活。我们只是过路人,幸运的成为他们的客人,被赠与美好与温暖。无论去哪里,只有了解,才能热爱。他们的故事只是无数人的一个小片段,亲历见证人世间的美好。若你也想去,请不要害怕,也许你会比我们更热爱这个地方。

    责任编辑:钟贤富
          中国双创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领导,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管理的国家公共服务重点网站。本网站24小时对外发布信息,是中国创新创业发展传播、信息交流的重要窗口。

         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中国双创”的所有作品,均为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
    电话:0086-01-53684885

    传真:0086-10-63343583

    媒体合作:0086-10-53397606

    品牌活动合作:0086-10-53397606

    广告合作:0086-10-63343583

    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服务协议 | 发展规划 | 常见问题 | 合作洽谈 | 网站声明 | 广告报价 | 网站地图

    Copyright © 2015-2016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京ICP证040089号-13

   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0105123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329号 京网文[2011]0252-085号

   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89号中国外文大厦B座6层  邮编100089 联系电话:010—53684885 电子邮箱:ceic1010@chian.org.cn